Loading…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_TOM体育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2021-03-24 17:35 TOM   

八年法律学习后,岳翰拿到了美国加州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在一般人的认知里,他的形象应该是一名西装笔挺的律政精英。

但如今的岳翰,更多时候是光着膀子,沐浴着阳光和水花,在湖面冲浪。出乎周遭父母、亲友所有人的预料,岳翰毕业后选择加入好友金太阳创办的尾波运动俱乐部WakeaholicMIC,要让中国人也“为浪痴狂”。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WakeaholicMIC创始人金太阳(左)和联合创始人岳翰(右)

尾波运动主要利用造浪艇留下的尾波,进行尾波滑水、尾波冲浪。在中国,这项运动极为小众,但它却是全球近年来最为火热的新兴运动之一,拥有着无限的市场潜力。

金太阳从小与水结缘。童年暑假,一早起床,金太阳便会跳进湖里,在水里泡上一天,有时甚至吃饭都在水里。那是他最好的回忆之一。后来接触到尾波运动,其中的刺激感、征服感和满足感,更是让他决定将发展这项运动作为自己的事业。

对岳翰来说,说服自己并不难,但父母至今无法理解岳翰的选择。他也问过自己,这样做是否对得起父母这么多年的付出?是否对得起自己八年来的法律学习?是不是太自私?但他也不能违背内心去行事。

向上、向外生长

岳翰1992年出生于湖南常德。他们家有三个孩子,岳翰是最小的那个。因为超生,岳翰的父母丢掉了饭碗,只能靠经商养活一家人。

母亲的家教很严,对岳翰有着极强的保护欲。自小,岳翰就寄宿在老师家,是他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竞赛获奖,在学校经常被广播通报表扬,还有拉二胡的特长——他一路考到了二胡国家八级,这一切似乎都是按照父母制定的模板发展。

直到初中毕业,岳翰才终于有了“放飞”自我的机会——去北京念高中。一贯待在小巷中的岳翰,因为“想出去看看”,选择参与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的全国统招,并成功被录取就读。

高中时期,全日制寄宿制教育加上北京离父母的距离,岳翰开始“野蛮生长”。他自学街舞,成立学校第一支街舞队。他想毕业后直接去美国读书,追寻所迷恋的街头文化。但母亲已经早早为他规划好了未来:考取公务员,走上从政之路。

岳翰后来在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律专业就读。这并没有改变他向往自由的内心,他用“放浪形骸”形容自己的大学经历:班长,学生会部长,街舞社社长,参加各类活动、校际比赛,每天踩着滑板上下课。“学校里只要听到滑板声音,同学就知道是我。”

很快,岳翰改变了他对法律的刻板印象。他意识到,法律学习不是简单背诵条款的规则,而是去训练内在逻辑和法律思维。他也铁了心,要去外面世界看看,拓宽自己的眼界。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岳翰(John)

本科毕业后,岳翰自主申请了美国加州大学的法律博士(Juris Doctor)。博士就读期间,他还分别去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和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交流学习了一年,并获得爱尔兰国际经济法硕士学位(LLM)。在外期间,岳翰更如一匹脱缰野马,在大自然中任意奔腾。滑雪、冲浪、滑水、潜水、机车、露营......这些美式运动带给他的不仅是一种不羁的生活方式,更是对他理想生活认知的重塑。

在美国加州期间,岳翰偶然接触到了索道滑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它。这次经历,也让他结识了金太阳。

金太阳更早接触到滑水运动。上个世纪70年代末,金太阳的父亲曾是江苏省摩托艇队队员,代表江苏参加第四届全运会并破获全国纪录。从小,父亲就支持他在运动中成长,并赋予了他美好的期许。

“很多人都以为金太阳是我的艺名,但其实是我的真名。我爸妈说,当时起名,一是想让我有与众不同的名字,不要随大流;二是希望我像太阳一样,能给身边的人带来温暖。”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金太阳(Jordan)

2006年,13岁的金太阳在第一次体验滑水时就爱上了这项运动。他享受在水面高速滑行的感觉,风吹着脸,船尾水花四溅。后来,父亲将他送到广东佛山甘卫文教练的滑水俱乐部。甘教练是中国回旋滑水的前辈,曾赢过17个全国回旋滑水冠军。

在俱乐部,金太阳第一次接触到了专业的滑水教学与训练。与自娱自乐不同,专业训练过程需要付出的努力、训练失败的不甘、克服困难带来的成就感,都能带来无可比拟的感受。这段经历,也让金太阳立志将滑水作为自己的事业。

让尾波运动Made in China

2018年从美国加州大学博士毕业后,岳翰他所拥有的履历足以让他过上衣着光鲜的生活。假若按部就班地进律所工作,实现财务上的自由,成为公众眼中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但岳翰知道,严谨但又枯燥的法律工作,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也不想考公务员,过父母规划好的人生,过一眼能望得到头的日子。

金太阳学的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娱乐公园与旅游行政管理专业。简单来说,就是一切跟玩有关的服务行业管理。大学里的每一份课件、作业、演讲、论文、实习,金太阳都以滑水行业为主题,尤其是索道滑水公园。这为他深刻理解滑水运动的市场的行业潜力,奠定了扎实的专业基础。

2018年,金太阳回国创办了WakeaholicMIC,以此作为滑水事业的起点。WakeaholicMIC最初是金太阳的网名,由Wake + Aholic + Made In China构成,意为“为浪痴狂的中国人”。

WakeaholicMIC专注于发展尾波运动。这是一个在国内极为小众的运动项目。专业滑水造浪艇开过水面时,会形成两道尾波。这两道浪,诞生了尾波滑水(wakeboard)和尾波冲浪(wakesurf)两项尾波运动。

尾波滑水可以简单理解为水上的滑雪单板,酷似粉雪滑行。滑水者的脚固定在与滑水板相连的靴子上,可做出各种跳浪,转体,空翻等空中动作。尾波冲浪是休闲版的海上冲浪,滑水者自由地站在冲浪板上。凭借较低的技术门槛和较高的安全性,尾波运动成为近年全球最为火爆的新兴运动之一。

为了寻找一片合适的水域,金太阳开始在全国开始了“游击队”式的滑水教学,向更多的人推广介绍这项运动。在2018年,金太阳跑遍了全国大部分的滑水俱乐部,也让WakeaholicMIC的名字为广大爱好者所熟知。

2019年夏初,一名浙江绍兴的学员联系上金太阳。学员在杭州千岛湖有房地产项目,希望金太阳为他们打造一期水上运动生活方式的活动,尾波滑水看起来再合适不过。后来,在千岛湖考察的第一眼,金太阳就爱上了这个完美诠释了“绿水青山”的地方。千岛湖也因此成为了WakeaholicMIC尾波俱乐部的选址。

岳翰几个月后也回了国,并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WakeaholicMIC。他们一起在千岛湖畔打造了专业的滑水设施与教练团队。尾波造浪艇,他们选择世界顶级的品牌Nautique(拿铁);而在团队中,他们自己就是最专业的教练。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Wakeaholic拥有专业的拿铁滑水造浪艇

金太阳是大学滑水队里拿过最多赛事冠军的队员。他拥有多个教练身份,包括美国加州Launch Wakeboarding School教练、The Watersports Farm教练等。而岳翰曾获得衢州亚洲尾波滑水公开赛尾波进阶组冠军在内的多项荣誉,并不断挑战着自身的极限。

岳翰能完成的最高难度动作是Crowmobe(cork 720)——空中前空翻360度加转体360度。目前国内仅有三人能完成该动作。“每一次成功解锁新动作时的激动和成就感、满足感很难用言语形容,却让我十分上瘾,甚至为之痴,为之狂。”

在WakeaholicMIC,金太阳和岳翰联手打造出了适合中国人的尾波教学体系。无论是入门玩家还是滑水达人,都能体验到最专业有趣的尾波运动。

教学时,金太阳和岳翰首先会让学员打好扎实的基础,比如在双浪(wake to wake)滑行过程中,不只追求速度,而是要求学员通过循序渐进式的加速切水(progressive edge)和起跳(pop),达到相应的垂直高度,切出最小化绳子拉力的双浪——这是后续进阶其它动作的基础。在2020年水季的学员中,有近10名初学学员达到了这一目标,效率及质量在全国滑水俱乐部中最高。

同时,他们不刻意要求学员追求难度最高的动作,而是鼓励学员将基本动作做的漂亮,并且有自己的风格。对金太阳和岳翰而言,滑水是一种个性化的艺术表现形式,而非踩着滑水板的体操比赛。这也是国际滑水圈所崇尚的文化,但在国内则相对稀缺。他们要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真正感受到水浪的激情。

做自己或许最难,也或许最简单

岳翰的父母一直难以理解他的职业选择。实际上,不仅是父母,在身边多数的亲友看来,一个学了八年法律的博士,花费上百万教育费用,却选择投身尾波这一小众运动,多少显得有些“不务正业”。

周遭的压力,也让当初的岳翰反思:自己这样做选择,自私吗?但对岳翰本人来说,放弃从事法律行业并不难。这是他内心的声音,做出决定,只是听从这个声音而已。“我想,我的人生属于我。我可以失败了重新来过,但我不想因为没有勇气而悔恨终生。”

父母、亲戚、朋友希望岳翰有朝一日“想明白了”,能够回心转意。父母对他的期许很简单,有稳定的收入,有安稳的生活。“父母这么规划,有他们的原因和思路。我尊重他们,理解他们,但并不想听从他们。”

岳翰很清楚地明白,每天对着文书、案例,以及愁眉苦脸的当事人,无法唤醒他内心的激情。但转行并不是抛弃过去的所有。“我想,这八年的法律思维逻辑训练,见识经历,是任何人和事都无法剥夺的。”

WakeaholicMIC,让国人爱上专业尾波运动

WakeaholicMIC位于杭州千岛湖畔,千岛湖是中国最大的人工湖

在美国留学时,金太阳曾代表校队参加滑水比赛。第一次比赛,金太阳还未上场就发现自己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比赛第一个动作转体360度就犯下失误——这原是最稳定的滑水动作。再次转体360度,还是失误,比赛结束。

第二次比赛是金太阳的学校主场。吸收第一次的经验与充分训练后,金太阳在上场前先是将内心完全平静了下来,放空自己的大脑。“我告诉自己,比赛就和平时自己滑没什么两样。”

出场时,金太阳将赛场对手想象成一起玩滑水的朋友,完成了平时训练计划中的所有动作。更幸运的是,由于造浪艇尾流巨大,金太阳还临场解锁了“侧后空翻+正转180度”的新动作,全程没有落水,直接滑回了码头。美国朋友全场欢呼金太阳的英文名Jordan,以及他的家乡中国南京。自那以后,金太阳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节奏。

大学期间,金太阳是学校滑水队里唯一一个中国人,他还在2018年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中日韩友谊赛。“滑水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要把这个当成我的使命,让更多中国人接触到这个运动。”

金太阳还曾与国内的朋友一起打造过索道滑水公园,岳翰也是其中一员。到了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联系上他们,希望把引自海外的专业索道乐园交由二人经营,在不同城市,真正将滑水项目落地。

WakeaholicMIC对岳翰和金太阳所承载的价值不仅仅是一个体育俱乐部。从商业角度上看,这是他们可以做的事情:尾波运动在国内拥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从个人角度上看,这是他们必须做的事情:他们对这项运动发自内心极度热爱。只有遵循内心,才能做回自己。

在岳翰看来,极限运动的魅力在于它永无止境,不断突破自己,永远都有成长和进步的空间。直到现在,父母对于他的事业还无法表现出明显的支持。但至少,他们不再持以绝对反对的态度。只是在偶尔的唠叨中,他们会向岳翰转发几则公务员招聘的信息。不过,也不会再强求了。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