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 苏宁体育甩“包袱”_TOM体育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 苏宁体育甩“包袱”

2021-03-01 11:24 北京商报网   

中超冠军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也预示苏宁体育产业版图出现了裂痕。2月28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官微发布《关于江苏足球俱乐部所属各球队停止运营的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备战中超、亚冠,即日起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尽管苏宁体育方面仍在寻求最后的“接盘者”,但按照中国足协规定,如果2月28日无人接手,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将无法完成中国足协的准入注册审核,刚刚夺得2020赛季的中超冠军也不会出现在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中。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退出已无法避免。靠“烧钱”堆砌出冠军球队和产业版图,一旦苏宁集团主业不振,输血中断,没有造血能力的球队和产业,最终会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包袱”。

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 苏宁体育甩“包袱”

停止运营

2月28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官微发布《关于江苏足球俱乐部所属各球队停止运营的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备战中超、亚冠,即日起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我们洽谈后续发展事宜”。

对此,江苏省足协在官方公众号上也表态:“尊重投资人作出的决定,也对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表示关注和惋惜,同时呼吁广大球迷理性看待,继续支持江苏足球发展,共同营造良好环境氛围。”

截至发稿前,苏宁体育方面仍未发布俱乐部的进一步动向,但江苏足球队的官方网站页面中有部分内容已无法打开,只是显示“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在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吴光远看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大概率已经无法参加下一赛季的中超联赛。如果没有出现接盘者,俱乐部也会面临解散的命运。

资料显示,从2015年成为江苏职业足球的投资人后,苏宁体育打造了自己的体育产业拼图,不仅收购了意大利的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并构建了PP体育媒体平台、组建了自己的电竞队伍。2020年11月12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夺得2020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并在2021年初更名为江苏足球俱乐部。这也成为苏宁体育品牌商业价值一路走高的基石。

据悉,赛场之外,苏宁体育同样保持了大手笔的资金投入,先后建成了具备国际水准的专业足球训练基地、世界先进的俱乐部管理信息系统,更引进了一批世界高水平的球员及教练员。

不过,巨大投入换来的中超冠军并未给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带来盈利。此前,有消息称,苏宁体育正在寻求低价转让,甚至可以0元转让,条件是需要接盘者承担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5亿元的债务。

对此,体育产业观察人士吴迪表示,苏宁集团从接手江苏俱乐部后,曾提出了“3年中超、5年亚冠”的目标,但从目前的债务上看,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尚未实现“造血”能力。

断臂求生

实际上,江苏苏宁俱乐部的停止运营与苏宁集团的业绩压力不无关系。根据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20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13亿元,同比下降139.75%。

2月25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拟筹划转让股份,预计转让比例为20%-25%,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苏宁易购股票也自2月25日起停牌。

为了挽救苏宁零售业务,张近东在2021年春节团拜讲话中表示:“苏宁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而在苏宁集团投资的体育板块中,除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外,还有国际米兰俱乐部、PP体育和SN电竞。

目前,国际米兰的运营因疫情出现了财务危机,根据国际米兰公布的2020-2021财年财报,上半财年的总收入为2.02亿欧元,因为空场比赛损失了约6000万欧元。据媒体报道,苏宁集团拟以超过8.5亿欧元的价码向英国私募公司BC Partners出售俱乐部,但对方把价格压在7.5亿欧元,并敦促苏宁集团在3月做出决定。而PP体育因天价购买了多个顶级体育赛事版权,始终无法实现盈利。数据显示,2019年,PP体育的会员与广告收入仅为8.4亿元,但PP体育一年要在采购版权上花上至少30亿元以上。去年PP体育就因为无力支付英超版权费用被单方面中止合作,2021年2月初意甲转播的信号也被暂停播出。

吴迪表示,疫情成了加速器,母公司不可能持续输血,它不仅让苏宁体育版图的营收能力雪上加霜,对母公司的业务多少也有影响。一旦出现危机,作为非主业的体育板块也将是投资人甩掉的第一个包袱。

回归理性

虽然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的停止运营,给苏宁体育版图蒙上了阴影,但苏宁体育旗下的各个板块也在寻求转型,展开自救。

2月26日,国际米兰发布公告称,苏宁集团已承诺为国际米兰提供财政支持,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通过注资或其他形式帮助国际米兰。

而PP体育将目光转向“体育健康消费平台”。今年2月初,PP体育方面提出,要在2021年主动转型求变,开辟健康体育新生态,打造社交电商新平台。按照计划,PP体育的战略转型将围绕流量、收入以及核心体育零售业务开展,聚焦做大收入规模,包含但不局限于广告收入、会员收入、联运、代运营、增值等多元化收入。

吴迪认为,如果体育板块没有合理的盈利模式,始终会成为投资人的“包袱”。只有回归理性,让体育产业发展更加脚踏实地,这才是投资人需要重点考虑的内容。

对于未来在国内体育产业如何继续布局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苏宁集团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值得关注的是,2月28日晚,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宣布,引入国有战略投资,实现了优化股东结构与治理结构。本次交易完成后,深国际将持有苏宁易购8%的股份,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

不过,苏宁只是强调引进国资战略股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零售服务业务,夯实全场景零售核心能力建设,提高公司资产及业务的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对于体育板块的支持与未来规划并未提及。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