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曼联独白】内维尔:曾为了3500镑,躲在角落悲痛欲绝_TOM体育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曼联独白】内维尔:曾为了3500镑,躲在角落悲痛欲绝

2019-02-22 11:32 一比分体育网   

【曼联独白】是曼联官网最新推出的一个栏目。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深入讨论各种各样的话题。你可以阅读到所有关于曼联的伟大进球、经典比赛和最难忘的时刻。同时也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些故事背后的球员。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内维尔的独白。透过他的文字,你将了解一个当年为了3500英镑而哭泣的曼联名宿。

我从来没有哭过,为曼联踢球这些年我有很多情绪,但从来都没有哭过,无论比赛输赢如何。然而有那么三个时刻,真是让我不能自己。

在巴塞罗那踢比赛的时候;

14岁拿到职业合同,意味着我能够得到一个出场比赛的机会;

在我完成曼联首秀的时候。

最后那个时刻,我明白“我能够为曼联踢球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这感觉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嗯,那真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距离现在超过25年了。

我记得处子秀是对阵莫斯科鱼雷的比赛,我掷了一个边线球。我都还没有用脚触球。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独一无二的处子秀首次触球。事实上,它也代表了我的职业生涯!

我记得那天所发生的一件小事儿,也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那是我第一次在一线队比赛之前住进酒店。午饭之时,我老爹送我去了米德兰酒店。

在我二十三四岁之时,我们都会住在一起。克里斯-卡斯珀也在队里,我跟他住一屋。我在青年队的时候,就和克里斯-卡斯珀同屋过。不过住进米德兰酒店之后,我仍旧会想:“卡斯珀,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现在可是住在米德兰酒店呢。”

我们一块去吃午饭,自助餐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负责餐饮的特蕾莎会在周五为我们准备香肠、薯条和豆子。周四的话,会是奶酪馅饼。

如果球队在周五晚上有更多休息时间,埃里克-哈里森会让我们在比赛之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这是最神奇的事情,你可知道,如果你赢得了比赛,你的薯条吃起来都会觉得香一些。

吉米-科伦是埃里克-哈里森的助手,他是一个多面手,不仅是个理疗师,还是个按摩师。他会在路上闲逛,但当我们回去的时候,他会为我们准备好一切。我们有时候会为了些什么争吵,但这通常是因为巴特。他是那种会点炸鱼和薯条的家伙,不过如果香肠和薯条看起来更好吃一些的话,那么他也会带着大家跑偏。

顺便说一句,你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我刚加入曼联之时,球队是没有营养师这个角色的。

当我们突然住进米德兰酒店,我和克里斯-卡斯珀在这家市中心的古老酒店里,看着这些食物,你会觉得你终于做到了。作为一个孩子,你就应该要这么做。

吃完饭之后,我们回到自己房间,里面有两张很大的双人床。虽然这房间看起来只是一个标准间,但对于我来说,它就像是套房一样。然后我们就在想:“现在我们要做啥?”

你应该去睡觉。

年纪大一些的队友都知道这一点。这是一个习惯,所以他们会去睡觉。但我们睡不着,我们还只有17岁,我们都没有这样的体验。

巴特和贝克汉姆都在比赛大名单之中,这距离我们一起赢得青年足总杯还不到半年的时间。我们几个已经展现出了很大的影响力,而且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我们这些进入一线队的球员也一直在讨论那段时光。

我们这些第一次在克里夫球场踢球的人,真会觉得难以置信。现在我还能经常回忆起我们当时做的一些事情。它是成熟的、高水平的足球。

我记得克里夫球场边挤满了看我们比赛的球迷,那天任何人都可以免费进入,而且场边坐席全满。一线队的球员也观看了我们的比赛。

那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无法看到吉格斯的身影,因为他已经在一线队了。当他回到青年队的时候,我们能够变得更好。而且那个时候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甚至都没有一个正牌中锋。这就是我们所缺少的东西。

吉格斯回来的时候,把球队带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我们的中场是贝克汉姆、西蒙-戴维斯、本-索恩利、基恩-吉莱斯皮……甚至斯科尔斯在第一年的时候都不在球队!

成为这样一支球队的一员真是一种荣幸。我仍然记得我得到球队合同的那一天。

我的家人和我都以为我还需要再等一年,但我14岁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份4年的合同:14岁到16岁是青训合同,并且承诺在16岁到18岁之时,我的合同将转为全职合同。

我老爹到学校去接我,并告诉老师:“我要带他走。”当他告诉我这件事(曼联开出了职业合同)之时,我一直在想:“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将永远记住那一刻。

那一刻让我进入了最难以置信的环境。主教练的要求很高,但在我们和他共事之前,我们青年队的教练埃里克-哈里森和诺比-斯泰尔斯也一样。

想象一下,当你在埃里克-哈里森和诺比-斯泰尔斯率领的青年队中踢球之时,你错过了一次拦截机会,那会怎样?

埃里克-哈里森是一个来自约克郡的非职业联赛中后卫,但他可能是你见过的、最强悍,又是最糟糕的中后卫。他可能鼻子摔断过七八次吧,但他依旧很顽强。诺比-斯泰尔斯则更疯狂。他会在我们上场之时,和我们说一句:“记住你最好的朋友。”他指的是你的鞋钉。这是他告诉你如何去赢得战斗的方式。

每场比赛,记住你最好的朋友。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在比赛中被抢断,或者冒顶,他会疯掉。而当你接近进入一线队的时候,你依旧需要做到这一点。

当时我们更衣室里真的有很多大佬,这真是难以置信。布鲁斯、帕利斯特、保罗-因斯、罗伯森、麦克莱尔、舒梅切尔、埃尔文、休斯,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成为队长。不到一年的时间,坎通纳和罗伊-基恩也加入其中。甚至连吉格斯在日后也成为了队长。

迪昂-达布林、费兰、布莱顿-布莱克莫尔,他们和年轻球员相处得很好。我们真的很幸运能够通过在那个更衣室待下去。不过他们对你也很严厉,那就是一个历练所。

一线队的训练真的很艰苦。他们对你的期望值很高,传球、触球、阻止传中、防守后场,赢得头球,你要应该做到最好。没有办法争得头球,这无法被接受。让对方前锋完成射门,这也不可接受。让别人顺利传球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他们完全不接受犯错。

当我坐在米德兰酒店的那间大房子里,等待夜幕降临之时,这句话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我的思绪飘忽不定。当然,我只是有点儿感觉,预感到了什么。我知道我将会坐在替补席上,但我也觉得可能在某个关键时刻,我将替补出场。所以我必须做好准备。确保一切都是正确的。

我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都是这样。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有一次我在周四点了中国菜的外卖,我将它带进了比赛现场,而我会觉得:“我并没有为这里做好一切准备。”

不过,我几乎一直都是这样。如果我能够告诉自己我准备得很好,我做了正确的事情,吃了正确的食物,这才是关键。

一旦进入球员通道,我就会审问自己:“我有没有尽我所能,让自己在这场比赛中发挥出色?”

多年来,作为训练的一部分,你养成了一些日常习惯,甚至包括坐在正确的位置上,或者用正确的绷带。几年前,我去参加迈克尔-卡里克纪念赛的时候,他们没有给我准备绷带。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给我找出了保存了20年的绷带。那是我的绷带。

两条绷带总是用同一把剪刀来剪。我以前有两条绷带,你应该用绷带剪去剪,但我总是用普通剪刀,因为我没办法用那些奇奇怪怪的剪刀剪东西。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那些愚蠢的事情也都必须是正确的。

我在球员休息室的厕所——同样的隔间——坐了15分钟。当主教练结束训话之时,我会带上我的工具箱,坐在马桶上,盖上马桶盖,安安静静享受15分钟的宁静。我每场比赛都这么做。

甚至比赛前一天,在比赛前一天的训练场,我都习惯了在场边折返冲刺。每个周五。新来的队友,那些后来加入球队的外国小伙们,比如C罗和特维斯,他们看着我就好像在说:“那家伙在做啥?”

我就是这样。这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而这些事情在我完成处子秀之前并不存在。即便到了17岁,我也知道我必须要按摩我的下背部。我的背部甚至都没有受过伤,所以理疗师吉姆-麦格雷戈一点儿都不开心。

“这是啥?”

“我只是需要它。”

他必须这么做。他自始至终都很不开心。25年来,每一场比赛,我都有这种感觉。我需要它,一切顺利,让我平静下来。

我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很少感到紧张。比赛前我总是神经紧绷,但几乎从不紧张。我踢过四场比赛,感觉在这些比赛中我因为各种事情而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在对阵桑德兰的足总杯比赛中非常紧张,这是我的第一场足总杯比赛,但一切都很顺利。

我在为一线队出战的第一场重要比赛是在维拉公园球场对阵水晶宫的足总杯半决赛。1983年和1985年的时候,我去维拉公园球场看过半决赛,所以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这是一场关键的比赛,我们最终赢下来这场比赛。当时我们就在想:“我在这里,我感到很自信。”

然后我在完成国家队处子秀的时候也很紧张,那会儿我在曼联都还只踢了17场比赛。

当然,还有我在曼联的处子秀。

我记得在比赛热身的时候,我想:“哇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老特拉福德球场,那儿真的有很多球迷,虽然现场观众人数略低于两万人,但仍旧是乌泱泱一片。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的时候,教练让我重新起来热身,但我觉得属于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不认为他在骗我,然后他说:“你继续。”

当你听到这个的时候,你就知道你要跑起来了。在你的第一场比赛中,以防守球员的心态,你不会想:“你要加油了,进一个球,成为球队的英雄。”你只会想:“别搞砸了。”

就是这样。作为一名后卫,如果你传球出色,防守不犯错,你会拥有一场精彩的比赛。现在每个赛季你可能需要10次助攻,3粒进球,但那个时候,作为一名后卫,你的工作就是将球很好地传给你的前锋,很好地传给你的中场,不要犯错。

那就是我的工作。组织与沟通。很简单的事情。你一直在想,如果你触球了,你必须确保能够送出一次不错的传球。不要离开你的队友,不要被击败,不要轻易放弃抵抗,不要做傻事,别把事情搞砸了。

我在安德烈-坎切尔斯基身后活动。在他身后并不是问题,他拥有无尽的体能。

我在曼联的头20场比赛中发现安德烈-坎切尔斯基是如此优秀,大多数球队在面对他的时候都会放弃他们的左边锋,让左边锋后撤,成为第二个左边后卫。而这对于我来说,比赛会变得更容易。

很多时候,我都在和没有左边锋的球队进行比赛,因为他们在和安德烈-坎切尔斯基对抗的时候都没有左边锋。在那之后,我身前有贝克汉姆,所以他们不得不想办法阻止他传中。这也就意味着对方的左边锋仍然需要后撤防守。

当你和C罗一起踢球的时候,对面也是两个左后卫。难怪我踢了20多年(都没有啥压力)。

不过,我要说的是,这三个人都不喜欢回撤,所以我总是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比赛。

然而,在我处子秀中,我才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我记得我处子秀的首次触球就是掷界外球。比赛最后一分钟,我将皮球掷入球场。

我能够扔“手榴弹”,但在我年轻的时候,力气更大。我可以直接将球扔入禁区,尽管老特拉福德球场挺大。所以我当时将它扔入了禁区,但并没有转换成为进球。

赛后我进入更衣室,看到主教练正在和帕利斯特交谈,主教练看起来有点儿生气。“你看过青年队的比赛吗?你真是耻辱。看看青年队的比赛,你就知道他的手抛球能够扔很远。我们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和莫斯科鱼雷还是0-0,但你却在中线附近。”

我真的感觉有点儿尴尬,但很明显这些话一直萦绕耳边。如果我第二天就死了,我也算是为曼联效力过了。这可是我四五岁就开始的梦想啊。

我记得比赛结束之后见到了我的父亲,那是一个真正自豪的时刻。他带我回家,我一夜都没有合眼,感觉肾上腺激素一直在飙升。

那时候我和弟弟住在一间房。事实上,和他说话真是让我昏昏欲睡。我应该对他说:“菲尔,帮我解说一下我的边线球。”

那我就搞定他了。

在职业生涯的头10年里,每场比赛之后我都睡不着。可能你会在凌晨3点,或者3点半睡着,一直睡到5点半。

不只是我,这看起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在二十六七岁的时候搬到了城里。我和吉格斯经常在晚上比赛结束之后去喝几杯——我们被准许喝两杯啤酒。

“让你放松,让你入睡。”这是他经常说的。

平心而论,两杯啤酒确实起了作用。我们经常比赛结束之后,在Sugar Lounge喝两杯啤酒,然后回到公寓,准备睡觉。我花了10年的时间才意识到。

在我处子秀之后,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只是躺在那里,在我的脑海中一直回放着比赛画面。我的梦想实现了。四天之后,我又为青年队出战了对阵切斯特预备队的比赛。

主教练在激励球员方面做得很棒,而且他也不会让你有种飘起来的感觉。

我完成处子秀的一周之后,贝克汉姆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得到了上场机会。那场比赛中我没有出场,我有点儿不开心,想知道为什么。

年轻球员经常游离于一线队的边缘,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他们会冷落你,但也会很快让你回归。

青年队的埃里克-哈里森也是如此。他的座右铭就是如此:坚强起来吧,我把你排除在外,那又如何?我上星期把他排除在外了。他又不是无可替代。继续努力吧,坚强起来。

诺比-斯泰尔斯也是如此,在他的鼓励下,青年球员会觉得自己的形象相当高大,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让球员们忘乎所以。他只会在正确的时间让你有更好的体验。

你只想从埃里克-哈里森或者弗格森那里听到一句话:“小伙子,干得漂亮。”当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你就会想:“我在这里干得不错呢。”

主教练的赞美会给你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但你也知道他是一个会发飙的人。我看到他在对阵莫斯科鱼雷的首回合比赛中责怪帕利斯特,但这和次回合比赛中我所见到的事情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当时我一周的薪水是29.5英镑,还有10英镑的补贴(进入一线队的补贴)。这就是我们所能够得到的报酬。

贝克汉姆、巴特、我,以及我们所有人,没有人做了不同的事情。贝克汉姆坐在替补席上,巴特也坐在替补席上。如果球队晋级,那每个球员都能够得到2000英镑的奖金。如果你出场了,那还会有1500英镑。如果你一直在替补席上,那么你能够拿到1000英镑。而这场比赛进入点球大战,或将使得我们收获3500英镑。

我在期待1500英镑的到来。这是一个大日子,当时我们在想:“不管结果如何,这都将是40周的工资啊。”

我们计划着回到曼彻斯特,先付汽车的首付款。

莫斯科鱼雷错失了他们前两轮点球,我们2-0领先着对手,但最终我们还是输了。布鲁斯、麦克莱尔和帕里斯特都罚丢了点球,那是我见过的、最烂的点球大战。

赛后的更衣室里,我们三个真的在角落里哭了,因为我们因为莫斯科鱼雷失去了3500英镑。我买不起标致GTI,我记得贝克汉姆还想订购了一辆玛莎拉蒂。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布鲁斯、麦克莱尔和帕里斯特欠我们三辆车。

赛后,教练走进更衣室,那感觉就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一样。他开始和他们三个人争论点球的问题。罗布森进来,还有一些其他人进来了。在这个问题上,主教练并没有平静下来,他和那些家伙的关系,他能够很好地对付他们。

如果那些人脾气躁起来,那我们就有麻烦了。他们可是疯子。

在接下来的几个赛季里,我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记得我们0-2输给布莱克本的时候,他也很生气——阿兰-希勒攻入了两粒进球。然后是在3球领先利物浦之时,被对手扳平。还有就是0-4输给了巴萨。

你看到这些,你会想:“这些人都是疯子,我们进来做啥?”

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些都是超现实的。事实上,我甚至可以说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不认为为曼联踢球是真实的。你走出去,站在球员通道里,你会变得完全不一样。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体验。

这是一种球员退役之后根本找不到的感觉。他们无法在体会这一点。肾上腺素、嗡嗡声,那是一种贯穿你身体的东西。你会想:“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的感觉。作者:liuyh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