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逐梦达喀尔,北京越野“破圈”远征_TOM体育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逐梦达喀尔,北京越野“破圈”远征

2021-01-06 11:29 汽车公社   

在长城旗下的哈弗大狗、坦克300等诸多选手入场后,对于北京越野来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意义将更显珍贵。

被视作勇敢者的游戏,且在世界版图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达喀尔拉力赛,无疑成了世界上最艰苦的赛事之一。可作为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它的存在不仅受到了全球五亿人以上热切关注的焦点,也愈发成为了诸多车企军备竞赛的展示舞台。

“我可带你一起去敲击冒险之门,但打开这扇向命运挑战之门的是你自己。”虽然这只是巴黎达喀尔拉力赛的创始者泽利·萨宾(Thierry Sabine)在创立之初时的感慨,但另一方面,达喀尔拉力赛的魅力也早已从海外延伸到了中国。

逐梦达喀尔,北京越野“破圈”远征

从2004年的郑州日产帕拉丁车队,到后来的中国三菱拉力艺车队、三角轮胎车队、奇瑞车队、长城车队、宝沃车队以及摩托车组的新动力摩托车队等,中国汽车企业投身于达喀尔拉力赛的热情就从未消退过。

而如今,当新一届的达喀尔拉力赛,于1月3日在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正式开启为期13天的征途时,或许对热爱越野的人而言,它的到来已成为最燃的开年方式。可是对于在此时选择参赛的北京越野车队,三辆BJ40赛车的引擎轰鸣,是在向广袤大漠发起挑战,更是中国汽车在逆境中敢于“亮剑”的气魄使然。

换言之,随着中国赛车文化逐渐形成,哪怕对于参加的人来说,达喀尔拉力赛是一项挑战,对于没参加的人来说,仅是一个梦想,可这样的赛事终究是每一个中国车企用以大展身手的地方。尤其在这个新年启幕之际,经过一年的市场震荡和疫情侵袭,中国车市的复苏在全球市场展现出了异样的光辉,这也意味着,中国车企的成长到了一个全新节点。

逐梦达喀尔,北京越野“破圈”远征

要知道,和往年的比赛不同的是,2021达喀尔拉力赛虽然统一以沙漠赛段为主,但难度可谓是历年之最。新一届的达喀尔拉力赛落地中东,总里程长达7646公里,特殊赛段长达4767公里。其中90%均为全新沙漠赛段,赛手需穿越沙漠和红海,环绕沙特阿拉伯,历经沙漠、砂石、沙丘、丛林考验。

其次,该届达喀尔拉力赛包含了1个排位短道以及12个长赛段,其中11条全新沙漠赛段,迷路、爆胎相伴始终,单日最长里程超810公里。此外,比赛设置“马拉松”赛段,该赛段完全无后援,迷失方向意味断油断粮。

而启用电子路书,且在比赛前10分钟发放的法规,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考验领航员对比赛节奏的掌控能力。同时,在马拉松赛段中,赛车组不允许更换轮胎,这对车手的轮胎管理能力、领航与车手的综合协调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逐梦达喀尔,北京越野“破圈”远征

在如此恶劣的赛制和赛道设置下,反观这次参赛的北京越野车队。3支参赛队伍均由明星车手、金牌领航员组成:343车组由曾在2019年环塔拉力赛中获得中国车手冠军及车队冠军的刘彦贵和在2014-2015年两次参加达喀尔,曾荣获“年度领航员”称号的领航员潘宏宇组成;352车组由曾获2019年长距离拉力赛年度冠军同年斩获中国赛车最高荣誉——金香槟车手奖的车手张国宇和在2019环塔拉力赛上获得冠军并于同年夺得“年度领航员”称号的领航员沙贺组成;361车组由曾帮助北京汽车越野世家车队实现环塔三连冠的车手鹿丙龙和曾参加2020达喀尔,与搭档一起斩获达喀尔新人奖冠军的领航员马文科组成。

很明显,从环塔拉力赛屡获殊荣,到此次初涉达喀尔拉力赛,当下的北京越野拿出了充分准备的同时,更带着中国车企奔赴世界赛场的决心。

过去,人们对于越野车的概念还停留在专业和行业用户的领域,尚未意识到其可以进入家庭的可能性。那未来,在北京越野的助攻下,随着达喀尔拉力赛的魅力,重新散落在中国这个愈渐成熟的汽车市场,全新圈层文化的构建,势必将为这个品类的细分市场带去增量。而在长城旗下的哈弗大狗、坦克300等诸多选手入场后,对于北京越野来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意义将显得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 4114RWL

责任编辑: 4114RWL
广告